人类与自然和解

阳光很好,刚起床时有点冷,在窗边坐了一会儿,全身和暖。出了院门,觉出风出奇地大,像要把人刮回老家去。迎面走来穿红色羽绒服的女子,衣服上的帽子立起来戴在头上,一圈毛偎着脸,将脸围成个大圆狮子头。

跟老贾去看电影《阿凡达》。美国人关于外星球与外星人的意淫,想象力贫乏的寓言,用以印证恩格斯所说的“自然对人类的报复”,也可以看做资本主义在原始部落的血腥殖民史,只不过结尾作了浪漫主义的升华——这才符合通俗电影的精神。其中也包含着军人政变,以及朝鲜战争中美国某将领的原型——他说战争要速战速决,不耽误回家过圣诞,结果战争拖了那么久,并以失败告终。这是高中历史课本中的小故事,记不大清了,也可能不是朝鲜战争,但肯定是帝国主义一方败在了中国手下。电影中那个头上有三道杠的退伍军人指挥他的部下攻打外星部落时也说了大致相同的话,他说不耽误吃完饭。

美国的价值观随处可见。战斗进行到最后,剩下两个前海军陆战队士兵的高峰对决时,创作者的用意显而易见——这是人类自身之间的较量。科学家早已死去,她死在自己一手造就的计划中,死在利润对科学的践踏之中。资本主义对原始部落发动毁灭性战争,而解救原始部落的神性首领本身也是资本者的一员,这是美国人的一厢情愿。当然,神性首领也不可能仅靠自身力量便解救整个星球,他需要游说其他部落,联合整个世界。仅靠一己之力,那是个人英雄主义,更不用说该神性首领仅是一个阿凡达——只要外界切断他与他的替身之间的精神联系,他便恢复成普通人类,就像灰姑娘的美丽梦想。也就是说,每一个人都是不完美的,都有其“阿喀琉斯之肿”,因此需要团队合作,找到志同道合的伙伴,找到绝对拥护你的部下。而最后射死人类首领的正是外星球部落首领的女儿。无论人类的科技多么发达,都是建立在操纵工具的基础之上,人类自身始终都是不堪一击的肉身凡胎,离了氧气罩,活不过两分钟;揭开了坚硬而灵活的钢铁外壳,你并非刀枪不入。到了,置人于死地的,不过是两根插着羽毛的冷箭。

这是一部关于和解的电影。若将进攻一方看做殖民时期的资本主义者,将外星人看做原始的非洲部落或土著印第安人,那么和解的方式既原始又简单——与部落首领的女儿联姻,将自己变成他们中的一员。若将进攻方看做人类的象征,将外星球看做自然界的隐喻,那么和解的方式则更是古老而有效的——回归原始的生活方式,崇拜图腾,崇拜自然之神。这是影片创作者就恩格斯的“人类与自然和解”这一命题开出的药方。我们不妨赋予那个本来是人后来自愿变成外星人的男主人公一个神性的称谓——“和解安琪儿”。

与导演的上一部电影一样,看《阿凡达》,看的不是剧情,是科技。带着昂贵的3D眼镜,虚幻中炸弹扔到你身边时下意识地躲闪,看的是震撼。可假如你连看三遍,还会有震撼之感吗?说到底,离开了工具,你仍然是肉眼凡胎。

本文由www.8722.com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人类与自然和解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