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她的演唱会上

那天,她写了两封并不打算寄出去的信。
一封的开头是:他在你的演唱会上。
另一封的开头是:你在她的演唱会上。
如今,信的内容早已模糊,只是还记得自己当时写信时暗自嘲笑自己这种“赫索格”式的举措。

那座城市,她是去过的,并未去什么景点,只是漫无目的地在大街小巷上走走停停,累了就搭上公交,兜兜转转地前行。
这就是你曾经生活过的地方。这条街你是否踏足过?跟我擦肩而过的这些面孔你是否也有过一面之缘?很多带有很浓重情绪的念头喷涌而出,思绪混乱不堪。
嘘,安静。他已经离开此地很久了。
而现在,只是一种徒劳的追随,一场给自己的告别仪式。

她才不是温暖的人,自私又坚硬,像这样从心底某处升腾出带有甜烂泡沫的野蛮情感的时刻,是极其少有的,而且只会越来越少。
对于这种时刻,她有自己一套诗意的辩解:世界本来是彩色的,你一走进来就全黑白了,只剩下你明眸酷齿地彩色着,你说你能不醒目吗?
但莱蒙托夫戳破了这种幻觉,他说,
“也许我爱的已不是你,而是对你付出的热情,就像一座神庙,即使荒芜,仍然是祭坛。一座雕像,即使坍塌,仍然是神。”
这种解释更符合她的口味,不会造成任何自我同一性混乱。

In fact, if we did end up together, today would be nothing but another blue valentine's day.

© 本文版权归作者  Xuyehua  所有,任何形式转载请联系作者。

本文由www.8722.com发布于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你在她的演唱会上

相关阅读